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产经新闻 > 正文

网联平台明年6月30日全面启动 银行与支付机构都有些“小惊慌”

2017-08-05 00:27:58 来源:汇金网 浏览: 评论: [ ]

  网联平台在经历了近4个月的试运行后,央行近日对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接入网联平台正式设置了最后“通牒”汇 金 网。根据安排,各银行和支付机构要在今年10月15日前完成接入网联平台和业务迁移相关准备工作,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的网络支付业务必须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

  8月4日,央行支付结算司发布《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通知要求,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

  各银行和支付机构应于2017年10月15日前完成接入网联平台和业务迁移相关准备工作。网联平台运营机构应制定实施,组织各银行和支付机构妥善做好接入工作,包括联调测试、生产验证、压力测试和存量迁移等,并提供相关业务、支持;并指定专人负责工作对接,并于8月15日前将联系人名单反馈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

  一个容易忽视的问题是,《通知》中圈定的需要进行模式迁移的业务是“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不少支付圈人士对此则向券商中国记者表达了同样的困惑——不涉及银行卡的直付型的交易(如只利用虚拟账户余额支付)未来是否也要接入网联?以及由于此前银联也承担了大部分第三方支付的线上转接清算职能,但《通知》明确要求各银行和支付机构都要接入网联,这是否意味着,线上转接清算这块“大蛋糕”,只能由网联独享,银联要拱手相让?

  何为“网联”,对各方有何影响?

  所谓的“网联”平台,全称叫“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其平台由“网联”公司(全称为网联清算有限公司)在运营。网联的主要职能是为类似于支付宝、财付通等非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搭建一个共有的转接清算平台。

  通俗讲,以前是支付机构直接与各家银行对接,进行线上支付业务;有了网联后,则要求支付机构必须通过与网联对接,才能在线上接入各家银行。

  易观支付分析师王蓬博介绍,网联相当于是第三方支付和银行间竖起的一堵“墙”。原则上讲,任何第三方支付机构想要接入银行,用户进行跨行转账,未来只有两种方式,一种走银联的清算渠道,一种通过网联平台推荐huijindi.com。作为一个典型的第四方平台,网联本身不直接对消费者提供任何金融服务,不碰触资金,通过统筹银行和第三方金融机构,间接地为市场和消费者提供服务。

  因此,网联的设立将对监管部门、支付机构、银行、用户都产生不同的影响:

  1、对监管部门来说,网联的这堵“墙”其实是一道“防火墙”。在没有网联这堵“墙”之前,一些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行是直连模式,但这种模式绕开了央行的清算系统,信息流、资金流都掌握在支付机构手中,使银行、央行无法掌握具体交易信息,无法掌握准确的资金流向。

  去年8月,公安部相关负责人曾指出,一些第三方支付平台公司因存在账户审核把关不严等管理漏洞,被诈骗分子用虚假信息注册账户,继而绑定非实名银行卡转移赃款、套现获利。

  有了网联之后,所有通过第三方支付机构进行的线上支付的相关数据都在网联,央行通过网联就可以掌握资金交易数据,这将更易于对反洗钱、防范信用卡套现等方面的监测。

  2、对支付机构来说,网联的出现可以使得支付接入更快捷,过去的“直连”模式下,支付机构要一家一家银行进行对接,现在只要对接一家网联就可以。汇付天下高级副总裁穆海洁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网联的成立打通了所有支付公司和银行之间的连接,可为支付公司及社会节省大量成本。

  不过,不少分析人士认为,网联的出现,对不同的支付机构影响也不同,总的来说,对大型支付机构的冲击要大于小型支付机构。

  北京一第三方支付机构的高管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此前大型支付机构因为有海量的客户和资金优势,其在与银行进行合作时拥有更多议价能力,这个优势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线上支付费率的“价格战”上。由于线上支付市场一直没有清晰的收费规则,“直连”阶段基本都是由各家支付机构与银行单独协商,平均费率在千分之二至千分之五左右,大机构往往可以获得更低的费率和更优的条件。

  “但网联的出现打破了第三方支付机构单独议价的空间,大型支付机构原本在银行端的优势地位将产生动摇;相对来说,小型支付机构受此影响较小h+u+i+j+i+n+d+i+c+o+m。”该支付机构高管称。

  平安壹钱包总经理诸寅嘉也认为,网联对于中小支付机构带来的影响更为正面。在他看来,网联的横空出世会推动支付机构业务更为专业性的发展。说得直白一点,目前不少第三方支付机构比较注重建立自身的商业生态和闭环,而网联将会更加要求小机构在主营的收单业务上做得更优化。

  此外,上述上海支付机构高管还表示,由于接通网联后,也意味着此前支付机构分散在各家银行的备付金将由网联统一管理,这虽然利于更加规范管理备付金,但对支付机构来说,最直接的影响可能是不再有备付金的利息收益。

  3、对银行来说,网联的存在冲击也不小,而且是直接体现在收入方面。在“直连”模式下,银行可以通过与支付机构合作赚取支付机构跨行转账的的手续费,网联的存在,就意味着这部分收入的消失。更要命的是,“直连”模式下,支付机构在各家银行都存有一定的备付金,这对银行来说,是优质的存款来源;而今后支付机构的备付金将统一有网联集中管理,对本就“负债荒”的银行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此外,国泰君安证券银行团队分析师王剑曾指出,“直连”模式下,银行遗失了用户的交易信息,不利于数据的二次应用和开发。现在交易信息可由网联获取,但银行能不能与网联合作得到数据,尚不得而知。由于网联由央行主管,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ljG。若此,则支付公司带给银行的一大心病(交易信息遗失)将得到解决。

  4、对用户来说,影响则不那么明显。王剑称,网联的设立,是背后清算体系的变革,对支付业务的前端使用没有影响,不会改变用户对第三方支付服务的使用方法。若系统设计得当,性能良好,则也不会影响用户体验。

  然而,网联的系统设计究竟如何,实则正是外界最为关心的一大焦点,因为这直接影响着用户线上支付效率的体验。例如,天猫每年“双十一”购物节的即时支付交易处理量巨大,这背后需要依靠强大的数据处理技术做支撑,支付机构接入网联后,网联能否经得住某一时段海量的支付交易处理的考验,让人打个问号。

  不过,上海一支付机构的技术管理人员对券商中国记者透露,网联平台的底层技术架构是由阿里巴巴和腾讯一起设计的,这两家互联网巨头的技术研发能力都很强大,因此网联平台的技术水平应该没大问题

  留白与矛盾

  被冠以“第三方支付直连模式的迁移大限”的通知里,央行支付结算司是这么规定的: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央行目前框定的是“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那么问题和想象空间都随之而来。有专业人士指出,交易类型有很多种,除了银行卡交易,也有不涉及银行卡的直付型虚拟账户模式、虚拟账户余额的二维码支付模式、预付卡业务等。

  举个例子,我们现在每个人的微信钱包零钱里几乎都有一定的余额,用以日常小额支付、收发红包等ljG。想象几个场景:我用“零钱”里的钱发红包给你,你将其接收在你的“零钱”并且不提现;你去商店买东西,打开二维码用“零钱”支付,商家收到后不体现至银行卡;过年你去商场刷预付卡屯年货;你用零钱给你的手机话费充值·····这些交易都不通过银行卡,但几乎都是我们日常生活的高频支付场景。

推荐阅读:神华减产刺激“煤超疯” 电企受影响的岂只是发电还有难捱的寒冬!

  这些支付业务为什么现在不做迁移要求?或者说,什么时候做迁移要求?目前通知留白的背后,决策层和网联在考虑什么?这是一连串待解的疑问,或者很快会有答案。

  总之,央行和旗下子单位(支付清算协会等)共持有一家公司37%的股份,这在平安付拳头产品壹钱包的负责人徐达看来,这在混合所有制里面是极其少有的,反映了国家的意志。

  “所以网联能做的肯定远远不止我们现在看到的。我目前的疑问是,不涉及银行卡、但涉及多机构的交易,以及连接到银联卡组织的交易,是否都需要经过网联,又是否需认定谁是交易的最终处理方。” 诸寅嘉说。

  诸寅嘉的疑问很大程度上也代表着众多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困惑。根据央行去年印发的《非银行支付机构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简称112号文,其中明确提及“支付机构开展跨行清算业务,必须通过人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有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

  也就是说,如果央行要求跨行清算也要全部迁移至网联,那么,第三方支付机构似乎就要同时接入银联和网联。“我注意到此前的报道,一位央行支付司人士的说法是‘不允许接入银联’,那么,这就可能出现政策打架了。我两边都惹不起www.huijindi.com。”一位第三方支付高管如此表态。

编辑推荐:
>>> 意大利参议院通过预算案 总理伦齐正式辞职
>>> 恒指低成交突破22000 阻力区料有反复
>>> 短线回调压力增大
>>> 布局纯债基金 关注绝对收益组合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汇金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国内经济国际经济证券要闻上市公司热点扫描经济时评

  • 崛起提速 中部新动能培育渐入佳境

    如果要给中部地区上半年的表现打分,近期披露的地方半年报数据表明,中部六省的整体表现已优于其他地区。继2016年湖北和湖南两省跻身“3万亿俱乐部”后,之前掉队的山西省终于在2017年上半年迎面赶上,追平全国经济的平均增速,中部地区已经成为2017年上半年GDP增速整体强劲的地区,中部崛起正在提速。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对上半年披露的地方经济数据进行梳理后发现,中部地区的一些省份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

  • 上半年湖南国资改革成效明显

    8月1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湖南“上半年国资国企改革成效”新闻发布会上获悉,截至6月底,湖南省属监管企业实现营业收入完成全年目标的55%,实现利润已超额完成全年目标。湖南省国资委副主任张美诚在会上介绍,上半年,湖南省属监管企业经济运行保持了平稳较快的发展势头,主要表现为“两升、两增、两降”。“两升”:即收入同比快速上升,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927.21亿元,同比增长23.3%;社会贡献明显提升,上

  • 新疆阿拉山口口岸上半年进出口贸易增长逾五成

    新疆阿拉山口口岸近日公布统计数据称,今年1-6月,阿拉山口口岸进出口货运量为850.91万吨,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3.1%;进出口贸易额为355.4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2.8%。阿拉山口海关监管科科长杨明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复苏,对中国的日用百货、钢材的需求量大幅增加,这促使出口增长迅速。中国国内经济稳中向好,使国内对于中亚矿产品、动植物产品、汽车等进口增长。中欧、中亚国际货运班列开行

  • 我国PPP市场达16.4万亿 已落地投资3.3万亿

    据财政部官网8月4日消息,我国的PPP项目已发展成十几万亿级的大市场。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中心的最新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6月末,全国PPP入库项目达13554个,总投资额达16.4万亿元,其中已落地投资额3.3万亿元。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养老、教育等领域成为新兴投资热点。PPP投资逾16万亿月增近5000亿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中心日前发布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第7期季报显示,

  • 海关总署政法司调研江苏 :让普通市民更了解海关

    为迎接8月8月的全国海关法治宣传日(第15个),海关总署政法司司长杨宗仁正带队在江苏调研。海关是执行“准军事化”管理的部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获悉,以南京海关为例,所属海关都建立了涉诉海关“一把手”出庭应诉制度,通过旁听庭审等方式加强领导干部的法治思维和应诉技巧培训,以及落实海关领导干部宪法宣誓制度,并建立新提任领导干部任职前法治考试制度等。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杨宗仁此行有多项调

  • 两部委印发农业领域首批PPP试点项目

    记者4日从国家发改委获悉,国家发展改革委、农业部共同组织筛选了农业领域第一批PPP试点项目,并要求建立项目全生命周期管理机制,实行全过程管理,加强对PPP试点项目扶持,积极协调金融机构,为试点项目提供便利高效的融资服务。通知全文如下一、切实加强项目管理。建立项目全生命周期管理机制,实行全过程管理。加强可行性研究、招标投标、合同签订、项目建设和运营等方面的全程监督。切实做好项目分类管理、动态监测等各

  • 上海2017第一批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发展专项资金奖励目录公布

    8月4日从上海发布获悉,上海发改委公布了今年第一批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发展专项资金奖励目录,包括上海服装集团实业有限公司73.06千瓦屋顶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等61个光伏项目和1313户个人光伏都符合条件,拟列入市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发展专项资金奖励目录予以支持。

  • 江西力争C919第二总装基地落户

    国产大飞机C919的每一步都颇受瞩目。8月3日,据江西当地消息,截至7月30日,占地面积约4000亩、总面积约6万平方米的瑶湖机场已经完成总工程量的55%,将于10月底全面完成建设任务。据了解,瑶湖机场建设完成,为争取国产大型客机C919大飞机第二试飞机场落户创造条件。“2015年11月2日,C919大型客机首架机在中国商飞公司新建成的总装制造中心浦东基地总装下线。如果C919第二次试飞能在瑶湖机

  • 最高法警示“僵尸企业”利用破产逃避清理

    在我国不断推进去产能的过程中,“僵尸企业”的处置颇为棘手。8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贺小荣表示,用破产方式来处置“僵尸企业”,可以彻底解决围绕“僵尸企业”形成的各类债务链条,从根本上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不过贺小荣也提醒称,未来我国还需要对僵尸企业进行精准识别,挽救确有存续价值的企业,防止“僵尸企业”将重整制度作为护身符逃避清理。贺小荣指出,破产企业往往债务缠身、经

  • 郭文贵实际控制的又一公司骗贷案宣判 被告均不上诉

    河南省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4日上午开庭,对被告单位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被告人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高管、职员张新成、郭丽杰、肖艳玲骗取贷款、票据承兑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法院认定被告单位及三名被告人骗取贷款、票据承兑罪名成立,判处裕达置业公司罚金人民币一亿五千万元,分别判处三名被告人相应刑罚。宣判后,被告单位诉讼代表人、三名被告人均当庭表示服从法院判决,不上诉。2017年7月12日,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